①Ⅱ

*龍崎イクオ×段野竜哉


*R-15注意


*可视为①的后续,也可独立观看


*OOC OOC OOC


---------------------------------------------------


我被炽热的长剑刺穿身体,鲜血一般的花在交合处盛放,渗出甜美至极的甘露。


这副躯体的每一处都被侵略得彻底,来自敌方的胜利印记在第一丝月光覆上我胸膛的那刻充斥着我的内里,包括血液,包括骨骼,包括千千万万个细胞,也包括那颗早该停止跳动的心脏。


于他来说这真是一场完美战役,我却输得毫无余地且心甘如饴。


---------------------------------------------------


“......阿龙......”


我听到了你的呼唤,可我仍不愿醒来。身体的疼痛像要把我撕裂一般蹂躏着我的精神,原谅我吧,我使不上力气来回应你的焦灼不安。


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不,不知道,最后的记忆是你,你似乎被什么情绪困扰,你的瞳孔浑浊却可依稀辨出些许清澈的烧灼。接下来那谜一样的空白结束后就是你的声音,我想你会告诉我这一切的缘由,包括我为什么忘记了自己的姓名。


“阿龙,我求你睁开眼睛......”


我的名字是阿龙,是吗?似乎有些过于简单,但我并不会在意。这两个字符不过是陪伴我短短数十年的代号,魂归入土时就与我再无干系。


你希望我睁开眼睛,可我已经睁开了啊。我看着你,你就在我眼前。不知为何你悲痛万分,像是世界将要崩塌溃烂一般哭得喘不过气。你的眼泪落进我的眼里,这炙热的温度有些熟悉。


“我不该......我不该对你......我不该将我丑恶的感情,施加在这样的你身上......”


这样的我是怎样的我?这样的我又为何让你如此悲伤?一个一个问题拼凑出暴风雨将我的思绪卷成零落的碎片,我无法思考,亦无法判断。你若再不向我解释,我怕我会被这狂岚卷进万劫不复的漩涡中心。


你的眼泪没有停止。我想你不该是一个脆弱的人,残余的记忆告诉我你无比坚强,没有什么能够打垮你。你的身体强壮到足以抵御黑暗侵袭,我是如此的依赖你。


“如果你醒来,我希望你能忘记我那该死的行为......我会做你所希望的一切来补偿我的过错......”


我大概从未见过这样严肃的你,因为我竟下意识地颤栗。平时的你也许温柔可亲待人客气,甚至有点傻气......等等,我为什么会知道?


我忽然觉得不安。这不安从我的四肢百骸缓慢地蔓延至皮肤表面,勾起一片鸡皮疙瘩。你的泪水还在继续,不知为何我竟觉得它们渐渐失了温度,这触感像是某个夜晚的雨,又像是......又像是你冰冷的指尖按压我的眼皮时引起的颤抖。


我忘了一切,偏偏没有将你从我记忆深处抹去。你的存在让我安心又迷惘,你看,在我彷徨的时候,你甚至没有握住我的手。


你的悲伤暂时告一段落,取而代之的是你染上热欲的抚摸。我看进你大而无神的双眸,试图找出属于某个人的神韵,可是没有。你的动作越发急躁,伴随着浓厚的窒息感直直冲向我的神经末尾。某些景象在这电流一般的刺激下突破桎梏,我忽觉天旋地转,再没有余力阻止你愈加放肆的手。


你对那两颗形如虚设的玩意儿异常喜爱,小心翼翼地,隔着薄薄的布料用舌头亲昵地磨蹭着其中一个。你是个变态,我十分肯定这一点。我闭上眼睛妄求躲开一波一波袭来的快意,没用,取而代之的是更为清晰的感触,这让我不得不绝望起来。


你迟迟不肯将那碍事的衣物除去,你大概觉得我羞于与你坦诚相对。你在这方面纯净得像个少年,无知又毛躁,你的那东西怕是早就硬得不像话,却疏于安抚它。我想它大概已经开始抽抽搭搭地落泪,就像不久前的你。


不得不说你漫长的前戏让我有些不耐,这么长时间过去你还没有进入润滑的部分,你只知道揉捏胸前那两个小混蛋,或是用舌头蹭过我的皮肤,天知道我有多厌恶你的舌苔,即使是隔了衣服。你燃起了火,却只懂得用你的唾液浇熄。你该用更多的液体,至于它们从哪里来,这只好交给我。


谢天谢地,在我决定抢回主导权并迅速终结这疯狂的性爱的前一刻你终于想起了那里。你用手指包覆住它,仔细地上下滑动。我真想揍你一拳,如果不是顶端渗出的粘液,你这半吊子的动作会把我折磨死......啊!你这个混蛋......


你的动作突然变得熟稔,令我措手不及地早你一步泄了出来,之前的生涩仿佛只是假象。变态、混蛋、骗子,你的头衔又多了一个。你游刃有余地勾起笑容,之前的泪水不知道被你忘到了哪里去。我瘫软着,身体的疼痛随着浊液以及肾上腺素的分泌消失在天际。紧接着你粗糙的手指沾着方才的液体移动到后方,没有试探就猛地戳了进去。


你的手指似乎很享受,我可是快痛到流泪。你发出一声喟叹,我知道那里流了血。意识正从我的身体中撤离,无穷无尽的折磨藤蔓般缠绕上我的性器,它呼喊,它抗议,它愤怒地要求安抚。你充耳不闻,继续在深处戳刺。这场性事并不公平,所以我开始怀念几十分钟前的那个懵懂少年,他至少知道体贴,不会用接受方的血作为润滑工具。


一根,两根,三根,你几乎不加过渡地完成了开拓,在那过程中你也没有寻找那个能让我感到快乐的点,只是一味地冲刺,冲刺,冲刺。我身处枪林弹雨,我被匕首捅穿腹部,我被砍去头颅。然而惩戒尚未结束,炼铁即将穿透我的胸腹,将我送往永劫不复。


那炼铁看上去有些可怖,你扶着它,眼神穿越过墙壁后千万里,不知道落在了谁身上。游移,游移,你俯下身转而盯着我,近到眼睫相触。我以为你会给我一个吻,像每一对情人一样,尽管我不知道这定义是否准确。可你热爱出其不意,所以你并没有那样做,而是在我纯情地闭上眼那刻,用那凶器刺穿了我。


我是否如愿以偿?这次你精准地攻击到了那处。你的了若指掌让我胆寒,我于你似乎不可能存在一点隐瞒。那么我想你也应该知道了吧,我一直喜欢着你这件事。


你湿漉漉的手掌抓住我的胳膊,用指甲一下一下用力地抠出赤红的印记。你也没有松懈身下的律动,疼痛与快感交织的节奏快要把我撕碎扔向海底。我不想流泪,哪怕并非出于懦弱亦或苦涩,可这幸福太残忍,泪腺先于残存理智,放出了自那年来第一次的咸涩液体。


记忆掀起浪涛于脑海中肆虐,打醒了这让我沉醉不愿苏醒的时分。你在这刻释放出你的一切,在腥白的幕布紧裹住我的眼时我意识到此时你我之间既没有丝毫间隙,又远隔千山万水。我只能凭借唇的纹路,感受你似乎永远不会到来的温度。


你盈满我的内里,我满足得愿意在下一秒死去。可你是否还是你啊,十年后的今日我又是否对你一往情深。若我幼时选择离去,选择忘却那日的血、雨、月,选择与沉睡共度余下人生,此刻我大抵没有资格承下段野龙哉之名,它是为复仇而生。


你的双眼迎上初阳,名为○○ちゃん的陌生少年随残月逝去,再没有回到这里。


END


让大家等了这么久,真的非常非常抱歉!


第一次的肉一点也不好吃,但也正是因为第一次所以请大家见谅_(:з」∠)_


结尾考虑了很长时间,最后还是匆匆结束了,也许会让人摸不着头脑,这点也要跟大家道歉


写着写着有点脱离原本的构思,所以变得连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篇莫名其妙的东西...


HEorBE要看大家怎么理解,但是我想报社,所以这就是BE


不要问我为什么报社,去看39话


欢迎跟我讨论剧情!下次见!


最后嚎一句!Sakuraかっこいい——


评论 ( 14 )
热度 ( 20 )
  1. 星になるまで星になるまで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花鳥風月

© 星になるまで | Powered by LOFTER